左岸科學咖啡館

關於部落格
下課了,休息一下,喝一口香醇的咖啡再出發吧~~請大家多多推薦^^
  • 15988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家長的期待衝擊著孩子們的未來

嚴長壽給家長的提醒:
長久以來,我們的教育不斷有人提出各項改革案,我曾與一些在教育現場想有作為的教育部官員、校長以及老師談過,他們說出同樣的心聲:「我們正努力為孩子的未來做出改變!但若家長們的觀念無法改變,一直停留在分數代表一切、唯有讀書高的『士大夫』觀念,那任何改變都抵抗不住來自家長的壓力!」

我們今天討論教育問題,不能只關注在孩子身上,容我說一句可能會冒犯的話,我覺得,家長本身首先就得重新從觀念再教育。當我們不願正視自己的問題,覺到自己所擁有的權利以及可以產生的影響力,事情便永遠無法改變。家長們,何妨問問自己,是否也帶有以下的盲點而不自知。

是否深怕孩子輸在起跑點?
即使教改進行了許多年,對大多數家長來說,鼓勵孩子讀書、拼命擠進明星高中,然後考進國立大學,仍然是最讓安心的一條道路。

這種教育體制,除了分數、名次,其餘的天賦能力全都退居其次。台灣教育對於分數的執迷,已經到了瘋狂的境地,所有關乎升學的重點科目,對於分數更是錙銖必較,太多家長每天斤斤計較班上名次、全校排名。因此,有些孩子不惜以作弊換得好的成績,只為了不讓父母失望,我們一切關乎教育原初理想,在分數面前都化為齏粉。

在學業上得不到肯定的學生,在現行體制下很容易被老師、被學校放棄,而被人放棄的孩子容易自暴自棄。其實,每個人的才智各有所長、開竅早晚有別、天賦各勝擅場,而天性不適合傳統教育學習方式的孩子,便逐漸遭到邊緣化,像瑕疵品一樣報廢。難怪有一年大學入學測驗,一位考生在國文卷子上寫著「我的人生在國中就已經失去」。

無數的考試和分數織成一張大網,讓我們一整個世代的年輕學子,囚困其中,成為永遠逃不出去的籠中鳥。國中還正值青春時期,這麼早就全盤否自己人生,怎不讓人心驚,而這一切只為滿足父母另一種虛榮。

還要繼續膜拜不合時宜的升學主義嗎?
當時序邁入二十一世紀,台灣正力圖往上提升、進入新的開創的時代,台灣不再以大量生產取勝,不再只有工程師及實業家一支獨秀之時,我們的教育卻遠遠落後於我們社會的發展;當我們看到隨著節能減碳日益迫切、人類生存核心價值日漸改變之時,我們卻仍然沿用十九世紀工業革命以來,講求標準化大量生產的教育模式,以致教育內涵跟現實生活脫節,仍然依賴以昨天的經驗,培養(教育)未來所需要的人才。

我們應該要從未來的眼光審視現在,而不是用過去的經驗值來框限未來。然而,諷刺的是,設計今天我們這種教育制度的人,本身都已是上一個世代的人,不消說,他們很多甚至是早已過時的人物,對於未來社會他們很難再擁有發言權了,過去栽培他們的方法,又怎麼能硬套在我們的孩子身上?

國際大導演李安考大學時曾經落榜二次,這種挫敗的感覺,總令他覺得對不起他的父親,一輩子遺憾。直到他進了當年的國立藝專(現已改制為台灣藝術大學)念了電影,第一次登台演舞台劇,才電光火石般,點亮了內心,找到自己的天賦,經由多年不懈的努力,成為世界級大導演。他的幸運或許是很多不幸累積出來的。

但是,有了這個大家熟知的李安,其他在大家目光所不及之處,又有多少位才華遭埋沒、抑鬱以終的李安。身為家長的我們難道還要繼續膜拜傳統的「升學主義」,扼殺孩子智育以外的天賦,讓自己兒子成為不合時宜的產品?

別再盲目要孩子追逐「齊一」、「從眾」的人生吧!
絕大部分的父母,對於「成功人生」懷有一種既成的定見,包括坐擁高薪、在知名的大公司、年終豐厚、晉升快速…總希望孩子在職業的選擇上搶搭主流,或所謂的「趨勢」。彷彿最多人走的路,就是最平坦最安全的路。

這樣的情形,不只出現在台灣,美國也如此。早期美國社會重視培養科學家、工程師、醫生,有錢、有能力、有權勢的菁英家族孩子都被鼓勵朝這些領域發展。後來,熱門行業變成法律、會計與政治,一堆菁英又變成了律師或政治人物。過去十幾年,許多美國跟台灣同樣菁英家族的孩子,選擇念金融。畢業後,都進入投資銀行界,學習購併、炒作、設計金融商品。整個社會也鼓勵這樣的風氣,紛紛報導年輕人第一年進入華爾街後,第一年就能拿到多少驚人報酬?

2008年9月暴發的金融風暴,不就是這樣發生的嗎?整個社會價值觀,鼓勵最聰明的菁英,都變成了貪婪的操盤手,而且是用別人的錢下注。那些急著幫子女搭上未來高薪行業的父母,無非希望他們就此一帆風順,但以這些孩子的基礎與條件,本來可以成為一流創意人才、有愛心的醫務人員、改變世界未來的科學家、藝術家,然而他們卻寧願選擇可以更快致富的金融人生,只是怎樣也想不到之後席捲全球的金融海嘯,讓投資銀行的貪婪與浮誇現出原形。當然也更證明,沒有務實的工作閱歷,只憑聰明與取巧是不足以成就一個真正、有視野的未來領袖。

世界的變化太快速,今天的趨勢,可能明天就成歷史,家長們盲目地要孩子追逐「速利」、「速成」、「齊一」、「從眾」的人生,不管孩子願不願意,寧願讓他們依托在社會的主流的價值中,載浮載沉,甚而就此埋沒一生。

別再要孩子爭捧鐵飯碗了。過去幾年,因為經濟衰退的各種原因,父母把自己生存的不安,加諸孩子身上。要求他們謀取公職,不管合不合適,先捧到一個「鐵飯碗」再說。最近我認識一位年輕人,他有一份還算有意義的工作,但當他有了一個固定的女朋友後,由於女友本身就是公務員,她的家長也都是公務員,準丈母娘為了自己女兒的終生保障,要求他也必須也考上公務員,才能放心將女兒嫁給他。曾幾何時,公務員已經變成了新的安全標章?年輕人逃避風險的避風港?甚至是金龜婿的必要條件?

因此,我們看到這幾年來,高普考的人數屢創歷史新高。前二年,受金融海嘯及經濟不景氣影響,失業人口增加,高普考報名人數暴增到十二萬人之多。去年景氣開始復甦,失業率下降,但耐人尋味的是,高普考報名人數不減反增,多達十三萬多人報考,破了十年以來的記錄。考公職儼然已經成為「全民運動」。

曾經,在我成長的四、五○年代,老師、警察和軍校是貧窮子弟和原住民的脫貧機會,很多軍人子弟進軍校,出自眷村和農村的年輕人則走公務體系當公務員或職業軍人。但這幾年,各種背景出身的人都來搶鐵飯碗,不僅高普考和特考搶破頭,甚至警校、軍校招生也僧多粥少,軍公教鐵飯碗呈現前所未有的「珍貴」。

因此我們看到成批的年輕人,將鐵飯碗當成人生唯一值得追求的事情。甚至一次考不上,再考第二次、第三次,補習再補習,將生命消耗在不斷重覆的考試之中。很多碩、博士生也加入考公務的龐大陣容,也是因為這樣的學歷,對於職等升遷加分有幫助。這樣我們如何期待抱著這個觀念進入公職、掌握國家資源的人,會有責任心和使命感,或者為國家永續未來設想呢?

其實看完這本書之後,當然會對台灣現今的教育系統感覺憂心,但是最深刻的還是書中所描述的一些教育觀念,我亦有其迷思。當我們成為家長或教師時,常會覺的孩子們就認真讀書就好,唯一了解學生的程度方法視乎只有成績一途。深入想一想的話,就會發現我們其實不是很了解孩子們,我們不懂他的興趣,不了解他的長處是什麼?不曉得如何幫他面對未來。所以我們常選擇我們習以為常的"安全"未來之路,但是成為大學的教授、或中小學老師、公務員的話,活得精彩?活得快樂嗎? 似乎「有前途」或「有錢途」的職業對未來的社會而言,真得如此重要嗎?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